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七百八十一章 亲切

作品:农园医锦|作者:姽婳晴雨|分类:奇幻频道|更新:2020-04-07 07:49:38|下载:农园医锦TXT下载
  李浩也把自己的斗篷,给褚慕杉披上。顾夜裹着暖烘烘的斗篷,有些泛青的脸上,终于恢复了些。她睁着水汪汪的看着顾丽儿,惨兮兮地道:“我们还没到京城呢,雪就下大了,来厂里避避风雪……”

  “怎么穿这么单薄?不要告诉我,你的行李中没带厚衣裳!”顾丽儿摸摸小叶儿的脸,还有些凉,就搓热了手,给她焐着。

  顾夜的声音可怜巴巴的:“厚衣裳带是带了……我这不是想早点回来吗?就骑马跟哥哥们先回来了,行李车估计还得两日才能抵京。谁能想到,这气温会突然骤降呢?”

  “你呀你!你身子本来就不好,要是冻出个好歹来,国公和夫人不心疼死?走,跟我去宿舍,我熬些姜汤给你去去寒!”顾丽儿把斗篷又帮她裹紧些。

  顾夜继续装小可怜,讨价还价道:“丽儿姐姐,能不能只喝红糖水,不放姜?我身子早就养好了,不会生病的,阿嚏——”

  “你看看,还说不会生病?你怎么还跟小时候一样,不喜欢喝姜汤?喝姜汤驱寒,总比病了喝苦苦的药,好多了吧?”顾丽儿用指尖点了点她的脑门。只比顾夜大一两岁的顾丽儿,经过这些年的锻炼,渐渐显露出她成熟能干的一面。

  “咱们厂里,不是有感冒冲剂吗?不用喝汤药!”顾夜嘴硬地反驳道。

  “不行!姜汤一定要喝!不能自家有好药,就上赶着讨病生吧?”顾丽儿不容反驳的声音,和满天飞雪融为一体。

  两个门卫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!去找李浩的门卫甲,看看待客室的火盆和热茶,略带沮丧地道:“我完蛋了!谁能想到这群人,是咱们药厂的主人呢?我还把人拒之门外,怀疑人家……兄弟,还是你有眼力劲儿!”

  门卫乙虽然也有些担忧,却出言安慰道:“老哥,现在担心被辞退还为时尚早。再说了,你也是为了药厂,谨慎行事。我瞧着咱们少东家,不是那种不通情理之人……”

  门卫甲摇头叹了口气,道:“算了!担心也没用,还是站好最后一班岗吧……”

  好几天过去了,他们担心的辞退和处罚并未降临。在月末的员工大会上,他们的顶头上司——护卫统领李头儿,在大会上公开表扬他们忠于职守,工作细致。他们还多领了二两银子的奖金呢!

  他们拦下药厂主人和她哥哥的事,很快在药厂传开了。大家都说他们运气好,跟了一个好主子。更多的,是夸赞药厂主人顾夜,说她公正无私,赏罚分明。两个门卫的例子,也让药厂的每一位员工明白了,只要认认真真做事,就能得到应有的奖励。这都是后话了!

  顾丽儿因为只身在京,并未住进分配给她的两进院子中。她的房间是一室一厅带厨卫的小套间。今日突然降温,宿舍楼已经开始供暖。顾夜一进门,就觉得一股暖意扑面而来,打了个哆嗦的同时,感到自己被温暖包围了。

  小小的客厅中,摆着一张桌子,四把椅子。顾丽儿搬了一张椅子,放在通暖的管道旁,让顾夜坐下来。又去隔壁借了几个凳子,让月圆和两个小厮也坐下,又生了一个火盆,放在顾夜的脚边。

  顾夜脱去外面的大氅,淋了雪的小披风,也晾了起来。顾丽儿皱了皱眉,找出自己刚做的一套厚棉衣裙,让顾夜进卧室把衣服换上。

  顾夜让干什么就干什么,显得异常乖巧。在她的心中,顾丽儿填补了姐姐的角色。被人关心的感觉,挺好!呃……如果不逼着她喝姜糖水就好了!

  顾丽儿煮好姜汤,给每个人送上一碗,然后站在顾夜的身边,盯着她把姜糖水喝下去。虽然放了不少红糖,可是里面姜也放了不少,辣嗓子。顾夜小小地抿了一口,顿时皱起了小脸——好难喝!

  顾丽儿觉得好笑,却板着脸道:“都说长痛不如短痛,一口气喝完了反倒痛快。还是你喜欢软刀子慢慢磨?”

  顾夜冲她飞了个白眼——又不是你喝,你当然站着说话不腰疼了?不过顾丽儿说得对,伸脖子是一刀缩脖子也是一刀,还是来个痛快的吧!顾夜紧皱着眉头,一气把姜汤喝下去。最后一口,差点吐出来。她赶紧翻出一个草莓味的棒棒糖,塞进嘴巴里!

  “怎么还跟小孩子似的,吃了药,闹着要糖吃?”顾丽儿取笑她娇气。以前在青山村的时候,没钱买药,受凉了还不是灌姜汤?那时候可是连红糖都买不起呢!

  李浩对褚慕杉和顾茗道:“走,去我屋把身上的衣服换下来。”一路冒着风雪过来,两个人的衣服都湿了一半。尤其是褚慕杉,穿着单薄的夹衣,雪水头都把衣服浸透了!

  李浩把厚棉衣拿给两位,笑着对顾茗道:“幸好现在条件好了,要是搁以前,一冬天有身棉衣穿已经是奢侈了!

  在青山村的时候,大多数一人家,都是一家人只有一套棉衣,谁出门谁穿。其他人只能窝在大炕上取暖……我家当年算是村里条件还不错的,也好几年才能给做件衣裳,哪有多余的借给别人?”

  顾夜穿上他新发的护卫制服,里面絮着厚厚的棉花,保暖效果还是不错的。他又看看室内的供暖,对李浩道:“这房子和真不错,不用自己的烧炕、烧地龙了!一进门暖烘烘的!”

  “你光看到我们这边省事儿了,厂里一个冬天,光负责供暖的工人,就雇了十几个呢!”李浩有些肉疼地龇牙,“不过,咱们药厂的福利,那真是没的说!一年四季光工作服就发八套,夏天供冰,冬天供暖。别说贫苦人家的孩子了,就是家境殷实的,也愿意把孩子送到咱们厂子里!大家伙儿都庆幸,自己跟了个仁慈的主子呢!”

  “妹妹就是心善,你又不是不知道!”顾茗靠在椅背上,笑着道,“你小子,这么快就混上护卫首领了。行啊,李头儿!”

  “你就别取笑我了!还不是得益于褚少和你的指点?我跟你不能比,你是奔着武举去的!将来见到你,还要恭敬地称你一声‘顾将军’呢!”

  凭着顾家跟镇国公府的关系,将来中了武举,到军中发展,肯定是顺风顺水的!不过,李浩一点都不嫉妒。爷爷经常告诫他,有多大肚子就吃多少饭,不要想做那些遥不可及的梦!

  他很满意现在的生活! 每个月有七八两银子的工钱,给家里捎回去一半,剩下的还有发的奖金都攒着,将来好为自己的小日子打算。年幼的时候,听说顾家七叔(顾乔,顾茗的亲爹)在衍城做二掌柜,一个月二两银子,已经觉得很厉害了,村里都说顾家七叔有出息。

  他曾经的梦想,是像顾七叔一样,再大一点去做学徒,慢慢爬上掌柜的位置……没想到,他和妹妹,还有丽儿,都成了村里人口中“有出息”的人。

  幸好,当初他和妹妹,没有像其他同龄人,因为叶儿木讷而欺负她。谁能想到,当初那个瘦得吓人,性格有些不讨喜的顾叶儿,拜了个师父后,能成为那么厉害的一个人?她才是真正有出息的那个!

  听顾丽儿的娘说,顾七叔听说了叶儿是镇国公家流落在外的闺女后,悔得都拿头撞墙,又把刘氏狠狠地打了一顿,抱着前头苗氏留下的遗物,嚎啕大哭。

  如果苗氏没死,两口子像以前那样,把顾叶儿当亲骨肉待。凭着救了镇国公府的姑娘这功劳,也足够他在京城吃香的喝辣的了。

  可现在呢?好好的闺女,差点被扔山上喂狼,还把人给卖了!后来更是三番五次,找人家闺女的麻烦……人家镇国公府不报复他家就不错了!

  村里人都说,顾老七一手好牌打得稀烂。顾乔从此一蹶不振,手里有钱就去买酒喝个烂醉,喝醉了就狠狠打刘氏一顿。还被村里的二流子,勾去赌钱。卖药材的钱,都被他霍霍光了……小壮跟着他,饥一顿饱一顿,衣服补丁摞补丁。如果不是刘氏跟着,小壮过得更惨。

  不过,这些李浩并没跟顾茗说。顾七叔毕竟是顾茗的亲爹。他过的不好,顾茗心里肯定也不好受。

  李浩捶了他肩膀一下,问道:“怎么样?准备什么时候参加武举?我还等着喝你的庆功酒呢!”

  “不急!我都十一了,才开始学认字,底子比起好多人来,比较薄弱。考武举并不是功夫好,就能胜任的。文韬武略,缺一不可!反正我还小呢,再苦读几年,功夫也更扎实些,再下场也不迟!”

  顾茗是冲着武状元去的。七个哥哥中,就他最没出息。他可不能堕了妹妹的名头!有个被封“护国公主”的妹妹,让他压力山大!当然,这压力也将成为他成长过程中的动力,推着他一路前行!

  顾茗突然冲李浩一笑,问道:“你现在……跟你未婚妻,怎么样了?半年多不见,丽儿姐姐看上去更能干了呢!”